2016年 9月15日

在這浮躁的時代,能不能靜下心來寫一篇文章?|心得經歷

我第一次情傷,是寫作治好的。

 

年少談戀愛,浮躁又難耐,於是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。

 

那傷在心上,打多少電動,聽多少情歌,與多少朋友相聚,都解不開。

 

還好,我還會寫。

 

於是我把那段故事寫下來,然後寄給對方看。

 

「寫得很好,謝謝你。」

 

「對不起,謝謝你。」

 

然後,看著那篇故事,彷彿第三者般,讀著故事一遍一遍。

 

一切,又都好了起來。

 

 

於是我開始學會用寫作療傷,也總是有效。

 

在工作上不順利,寫篇文來談談自己的工作想法。

 

在與人相處有矛盾,寫篇文來討論下自己對朋友的看法。

 

看社會紛擾煩躁,寫篇文來記錄一下自己對於這時期的觀點。

 

在網上看了篇不認同的文章,寫篇文說說自己的角度。

 

看了篇自己覺得非常認同的內容,寫篇文把這想法再延伸一下。

 

每寫一篇文,我就梳理了一次自己的想法與情緒。

 

有時候遭人批評,心裡覺得太過憤怒了,恨不得馬上發一篇訊息,表面上解釋與反擊,實際上是討拍取認同。

 

但這樣對事情有幫助嗎?這麼多網上互噴的例子,告訴了我們這事做不得。

 

於是我選擇坐下來,打一篇文章,把自己的情緒放緩,心情放下,然後認真地思考,我為什麼會對這事感到生氣,以及我如何不認同,或如何解釋這事情。

 

寫完文後,感覺自己真是理性許多,何必跟那些浮躁的人一般見識呢。

 

我的文章發表出去,可以吸引與我有同樣看法的人,我們同樣用思考來解決問題,而不是用情緒攻擊問題。

 

人們分享我的文章,分享的是想法,是思考後的產物,而不是單純的情緒與煽動而已。

 

 

我喜歡寫文,因為我希望社會氛圍更好。

 

我一直認為,大家路上有什麼仇,能不能坐下來各寫一篇文吵吵就好?

 

當你真的寫完一篇文,氣大概也消了。

 

想想現在大家這麼浮躁,不過是因為每個人都能夠為自己的情緒發聲了,每個人都可以對事情噴個兩句。

 

過去只能對著電視罵,現在能夠在網上快速地寫個幾句,說不定還一堆人附和你呢。

 

但這是我們要的嗎?

 

討論任何事要以解決事情為目的,而不是解決人而已。

 

看到每一個事件,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先發表幾句自己的看法。

 

但其實你發表的只是自己浮躁的情緒而已。

 

這時代最不缺的就是情緒了,缺的是有道理的想法

 

和菜頭說:「當一切都在追求效率的时候,人們就失去了對時間的正常感知,進入一種極為狂躁的狀態。」

 

即是浮躁。

 

而寫作,剛好可以治這種病,還可以治人心裡的傷。

 

當你從無到有,寫完一整篇文章,自己讀讀,發覺有點狗屁不通時,就會發現。

 

原來自己原本的情緒根本狗屁不通。

 

然後你會再寫過,再修過,你的想法也正在修正,改過。

 

你就開始進步了。

 

 

這是屬於會思考的人的時代,而寫作是最簡單能夠幫助你記錄思考的方式。

 

我一開始創業時,朋友問說:「你要怎麼找客戶呢?」

 

我說:「我不用找客戶,客戶會來找我。」

 

因為我會寫文章,而且我寫的文章有觀點、有力道、有溫度,有讓人分享的價值。

 

這樣客戶就會來找我了。

 

而且還是認同我想法,擁有相同觀點價值觀的客戶。

 

合作起來更順利。

 

這些文章不會消失,還會偶爾被翻出來再被分享一次,比起網上發表的更新,過幾天就沒人記得了。

 

我們透過寫作,讓自己在這浮躁複雜、快速變動的時代裡,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 

我們透過每一篇文章,畫出了一個圈,凝聚與我們擁有相同觀念想法的人們。

 

一篇文章要滿足所有人太難,但我們可以先滿足自己,然後滿足喜歡你文章的人。

 

讓自己靜下來內省自己,脫離網上那些浮躁癲狂的情緒輿論。

 

學會自己完整地看待一個想法,記錄下一個觀點,而不是隨意地批評幾句後離去,不負責任也無法解決任何事。

 

寫吧,每天寫點東西,寫成一篇文章,整理你的想法與思考。

 

不抱期待,但抱想法地寫。

 

學會記錄、觀看自己的想法,你就能越來越會思考,也越來越堅強。

 

寫作,可以療傷,療你心中,那渴望被知曉的傷。

 

療這時代,焦慮的傷。

 

 

 

文案的美:20160915 鍵人林育聖

 

 

 

返回文章列表